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新聞中心>縣區動態>詳細內容

寧陵縣華堡鎮胡莊村:趕上好時代 迎來新生活

來源:商丘網—商丘日報 發布時間:2019年05月15日 瀏覽次數:339 【字體: 收藏 打印文章

冰球突破单机app www.czkzn.icu

今年春季,駐胡莊村第一書記路仲良組織召開村民代表大會,介紹胡莊村600畝冬桃項目。

五月的寧陵,村莊傍著田野,田野偎著村莊,風起麥浪穗飄香。

寧陵縣華堡鎮胡莊村,有著300多年的建村史,擁有人口435戶1747人,是寧陵縣重點貧困村,位置偏遠,屬鎮與鄉、縣與區的交界地。

今昔對比,胡莊變了模樣。曾經的邊角角,年復一年,還是那個窮旮旯。如今,拔窮根、摘窮帽,幸福洋溢在鄉親們的臉上。架橋、打井、修路,建村室、廣場,安裝路燈,黨的精準扶貧政策,讓胡莊村趕上了好時代,群眾迎來了新生活。

“幾輩人不敢想的事,

這三兩年全實現了”

“幾輩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沒想到,就這三兩年全都實現了!”當了30多年村支書、如今解甲歸田的王君亭想都不敢想,胡莊會發生恁大變化。

在老黨員王君亭的眼里,兩年前,胡莊村室還是四間破瓦房,坐東朝西,夏天潮、雨天泥,加上房屋淺、面積小,村支部開會,24名黨員都來齊,就把小屋擠滿了。如今,胡莊村室變成了兩層樓房,村室前面建成了大廣場,搭建了戲臺,還建有一個籃球場。在新起的二層樓上開黨會、講黨課;不出村就能看大戲、健健身。

衣食無憂,精神飽滿,胡莊村黨員群眾在精準扶貧的發展大潮中,如沐春風,盡得實惠,心里美滋滋的。

“建1200平方米的廣場,是扶貧項目實施中最難弄的事情?!弊ず宓諞皇榧鍬分倭薊匾淥?。當時,這片地上,涉及到四家村民的宅基地。李玉春、李永蘭、李玉東這三戶,一聽說要在自家宅基地上建廣場、搭戲臺,非常支持。就58歲的李玉信這一戶,說啥也不同意拆房搬遷。喊他到村室幾回,李玉信不去,路仲良和村干部就到他家里去。李玉信一家三口人,夫妻倆加上老母親。三間破瓦房,一間廚屋,一間門樓。

去他家第一次,李玉信憋氣不吭;第二次去,吃了個閉門羹;第三次再去,58歲的李玉信把路仲良招呼進了堂屋的小板凳上坐下。說起了他的家事、往事,說起了他的心里話。58歲的李玉信,說那是祖上留下的一塊宅,他不能當這個敗家子,死活都不搬。

眼看就要到了施工時間,81歲的老母親余文蘭,把李玉信喊到床前,做通了兒的工作。當晚,村干部召集村里的群眾到大街開會,表決建廣場的事,李玉信第一個帶頭在協議書上簽了字,摁下了紅手印。

黨的十九大作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大決策部署,是歷史的召喚、社會發展的選擇,是包括胡莊村在內、千萬個村莊的奮起之路,即便有一波三折,也擋不住滾滾車輪向前行。

從深明大義的老母親余文蘭勸兒讓地建廣場那一天起,胡莊村心齊了,盼發展、謀發展的勁頭更足了,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,對真善美的召喚,正在塑造著新胡莊。

“靠勤勞雙手掙錢吃飯,

有啥丟人的”

大掃帚,小搓斗,推著清潔車,整天溜著廣場走。

村民劉志婷,是村里的保潔員,天剛蒙蒙亮,就從廣場上傳來“沙沙”的掃地聲,一天兩遍,早上、下午各掃一遍。掃雨、掃雪、掃垃圾,春夏秋冬,已成習慣。因為人緣好,又勤快,村里選她當保潔員,負責村廣場、籃球場、公廁衛生,每月300元,錢從300KW村級光伏電站收益金里支出。 像劉志婷這樣的保潔員,村里還有11人,分包著胡莊村的大街小巷。

村“兩委”干部每周對保潔員分包路段衛生清掃情況進行打分排名,前三名獎勵手套、口罩、洗衣粉等生活用品。如今,整個村莊干凈衛生,“沒想到鄉村也興起了美容師、保潔員”。

“起初俺當保潔員,俺兒嫌丟人,我就理直氣壯地跟他說,這一不是偷、二不是搶、三不是要,靠勤勞雙手掙錢、吃飯,有啥丟人的?咱習總書記還說勞動最光榮、勞動最美麗呢,你說是不是?”劉志婷自信地說。

“不想窮,先把腰板挺”

胡莊村61歲的劉永花,丈夫去世早,兒子已成家,一人生活。從春熬到冬,全靠一畝半田和低保救濟金過日子。她是過一天少三晌,對生活缺乏期待感。屋里屋外也不干凈,雜草雜物堆到處都是。

自從村里來了駐村工作隊,特別是第一書記路仲良的到來,給劉永花的思想帶來大轉變。每次家訪,路仲良總是激勵她打起精神朝前看。

走訪次數多了,說得多了,劉永花感到不好意思。然而真正讓劉永花脫胎換骨的,是村里開展的“十星農戶”評選活動。

“摘到一個星,就能積50分,可以在村里的同心圓夢超市兌換50元的生活用品?!貝甯剎啃蓯戀郊依鋦艙?。

“到時候,人家大紅的星星貼滿墻,俺連一顆星都沒摘到,多難看?!筆骰鉅徽牌?,人活一口氣。村干部前腳走,劉永花就拿起掃帚、掂起鏟子,清理起房前屋后的雜草來。

一周后,村評選組來到劉永花家,看到她家藍磚鋪路、廚房干凈、廁所衛生,床鋪疊放得整整齊齊,日常用品擺放有序,雜物雜草不見了蹤影。就連劉永花本人,從頭到腳像變了一個人,精神得很。

“俺第一次參與評星,沒想到就摘了一顆戶容整潔之星!”劉永花拿到嶄新的積分卡,在超市兌換了牙刷、牙膏等生活物品。那高興勁兒跟過節一樣。

家里的衛生搞好了,劉永花還主動參加村里的保潔工作,加入到村保潔員隊伍,主動承擔了170米的衛生,比別人多承擔了50米。不管刮風下雨,她分包的170米路段啥時候都是干干凈凈的。

曾經“過一天少三晌”的劉永花,通過評星活動,激發了內生動力。通過辛勤付出,連摘了熱心公益、模范守法等七顆星,讓鄰居刮目相看。腰板挺起來的劉永花,通過勤勞的雙手也實現了增收。

天氣好的時候,劉永花跟著村里的建筑隊干活,一天能掙六七十元;碰到陰雨天,建筑活不能干了,就在家干手工活兒,編童車、纏搖籃,一天能掙二三十元。

從啥也不想干,到一年收入一兩萬元,劉永花為此獲得了勵志扶貧進步獎,胸前的大紅花將她的笑臉映襯得更加燦爛。

“幸福生活是干出來的,

好日子是奔出來的”

早上不到六點半,邵啟安趟著露水就已經拔了七捆蒜薹,準備帶到楚莊早集上賣。蒜薹扎成捆,一捆一塊錢。邵啟安的七分地大蒜,當天僅蒜薹就賣了70多元。

曹木莊村是胡莊行政村最邊遠的一個自然村,邵啟安是曹木莊村村民。近400人的曹木莊村在精準扶貧的政策東風下,打井、修路、架橋。曹木莊村這樣的邊角村,哪一樣基礎設施建設也沒少。

“現在,天一到擦黑,路燈就亮了,明晃晃的,可得勁!”活了大半輩子的邵啟安,想都不敢想,家門口不但鋪上了水泥路,還安裝了路燈。

曹木莊的變化,對外村人而言,也就是停留在面上的感官。然而,對于在此居住,生活了70多年的邵啟安而言,帶給他的更是內心深處的觸動。

擱在以前,一到陰雨天氣,村里的路不是泥窩窩就是坑洼洼,家家戶戶都有幾對雨膠鞋。從邵啟安的家門口到胡莊村,約有1.5公里,疙疙瘩瘩,單程要走上半個小時;自從修了路,一個來回的路程還不到8分鐘。

邵啟安一家三口人,老兩口、兒子邵富生,耕種五畝田。曾經因為路不好走也沒地方掙錢,一家三口就靠地吃飯,日子過得緊巴。村里的同齡人早都結了婚、生了娃,37歲的邵富生還是單身漢。

改變邵啟安一家人現狀的,是村里的一次養殖技術培訓,就是養殖基地建在胡莊村的河南省豫東牧業有限公司。當時,聽說是培訓會邵富生不想來。最后還是村干部邵后輕騎著三輪車,硬把他拉進了培訓會場,也把邵富生拉進了一片新天地。

經過技術培訓,邵富生就應聘到豫東牧業當飼養員,負責管理養殖區的60頭牛,打料、喂牛、搞防疫,月收入3000元。每成功接生一頭小牛犢,董事長會親自為他頒發獎金500元。另外,還有全勤獎、年終獎等,一年下來他能收入4萬多元。

“兒子務工俺種田,加上國家政策照顧,一年輕輕松松掙錢過5萬元。幸福生活是干出來的,好日子是奔出來的?!鄙燮舭舶崔嗖蛔∧諦牡募ざ?。

產業振興,作為鄉村振興的五大板塊之一。2017年脫貧摘帽的胡莊村有了更深一層的產業規劃:按照一村一品、依水養桃的思路,村“兩委”干部引領村民把產業結構調整到冬桃規模種植上來。以流經胡莊村的洮河兩側為輻射,統籌整合資金60萬元,建設胡莊村600畝冬桃園,形成“春觀洮河兩岸景、冬采胡莊甜脆桃”的產業發展項目。加上花生規模種植、光伏發電產業、昆侖制衣、藤編加工等四大產業集聚效應,一個產業富民、產業興村的新胡莊指日可待。